星期六, 二月 22, 2020
千赢手机app官网

抗“疫”一线,军医收到女儿的来信……

来源: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

每逢佳节倍思亲!今天是元宵节,对除夕夜赶赴武汉战“疫”一线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他们的家人来说,具有更特别的意义。

面对疫情,广大军队医务工作者闻令而动,舍小家、为大家,生动演绎了特殊时期的家国情怀。

这里,特编发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刘远桥的抗“疫”日记和他手机微信上收到女儿写来的一封信,分享这份真挚的亲情,感受一线抗疫战士的担当与初心。也向每一位前线战士的家人送上节日的祝福:元宵节快乐,幸福安康!

妞妞写给爸爸的信

妞妞在给爸爸写信

今天妞妞给我写了一封信,忙完之后静下来细看,感慨还是女儿好,字里行间对我的担心、挂念、期望之情,如涓涓细流浸润我的心田。回想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,我8月中旬从灾区回来,当老婆抱着还只有两岁多的女儿在人群里接我时,我在队伍里伸出双手朝向女儿,她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分别,仿佛爸爸只是离开了几天而已,对我没有什么回应,拉着妈妈的手就要离开,任由我跟着队伍走远。

而这一次,女儿大了,悲欢离合对于她来讲,已是明了之事。

1月24日,大年三十,虽说放假,但过了四十总是睡不下懒觉,早早便醒了。我坐在沙发上,翻看朋友圈,立即便发现原来命令已下,队伍已经抽组。我立马问张竹君,得到确认答案,再问有没有我。他说:暂时没有抽调政工干部。我条件反射站起来,说:我是野所教导员,队伍要出动,怎么能没有我?

想都没想,我马上给周院长、王政委发了信息。政委很快回复:到医院来。我马上换衣服,老婆听见动静,问我干什么。我说:有事,别��嗦。老婆懂得我的秉性,说:是不是武汉的事。听见我要出门,她在卧室里叫:你莫冲动,不准去!

我没理老婆,出门后手机便响起来,老婆在电话里嚷: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该参加的任务都参加过了,你还拼什么命?

我听着,直到她的声音慢慢变成哭腔。

我回了一句:当兵的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让我去,我能不去吗?

到了医院,等政委开完会,我便过去,正好院长也来了。我直接说:我是野战医疗所教导员,怎么能不抽我去?于是,一番讨论,我和宏雁,一对好搭档,加入到了抽组名单中。

回到办公室,老婆打电话,她还是那几句话,我有些不耐烦了,声音大起来:有什么好担心的,定了我去,我就去。电话那头,传来妞妞哭叫的声音:爸爸,我不准你去,你知不知道病毒有多么危险?你不爱洗澡不爱洗手不爱干净,我不准你去!无论我怎么劝,妞妞就是不听,无奈我只得挂断电话。

这时,我的心里突然还是蹦出那么一丝心惊,新闻报道疫情已到了很严重的程度,我这个大大咧咧的性格,正如老婆说的,抗震救灾那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危险,石头滚下来还能躲一躲,可是病毒这玩意,看不见摸不着,我对什么都满不在乎,病毒正好趁虚而入。

恐惧这玩意,一旦上身,你就会越想越远。想多了,我也不禁有了一丝疑问:我是不是冲动了?我是不是应当多考虑一下家、多考虑一下女儿?

很快医院就组织培训了,我刚坐下,彭渝就来了。工作上是同事,生活里她是我兄弟媳妇。我问她:你也去吗?她点点头。“跟唐峤说了吗?”彭渝说:“这周我值班,他带娃儿先回成都了,还没来得及告诉他。”这时,宏雁从学校拿到了抽组确认名单,当念到我的名字,彭渝伸出手:桥哥,握个手。彭渝眼神里,凝重透着坚定,也有那么一分闪烁。她和唐峤的女儿7岁,正是可人的时候,出征在即,他们告别的话都说不上,这一别……

左一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刘远桥

整个培训,我其实是在一片混乱思绪中过去的,乱七八糟想了很多,老婆也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,我一个接一个地挂。刚回到办公室坐下,接到张恩全电话,他说:远桥,不好意思,你的名字刚刚被拿下来,你也不要问为什么,就这样!人性总是趋利避害的,那一瞬间,我竟然有那么一丝幸运的感觉,名正言顺不去了,庆幸?幸运?高兴?

冷静了几分钟,内心还是告诉我应该怎么做。我拿起手机噼里啪啦就给大学首长发了一大段信息。一分钟,首长就回了信息:好的,我让机关马上调整一下!决心一下,就由不得再有任何犹豫,背上常备在办公室的行军背囊,我急速回家。

妞妞看见我背着背囊到家,她明白了,喃喃地说:爸爸,你这么不爱干净,你一定要勤洗澡勤洗手。我眼睛一热,赶紧躲到卧室收拾衣服。妞妞看见我把一条条烟塞进背囊,又开始念叨:爸爸,你不要抽这么多烟,影响你的肺功能,抵抗力会下降的。我也没有了平时在女儿面前嬉皮笑脸的状态,挤出点笑容:爸爸晓得,乖妞妞放心嘛,没有那么严重。

由于出发的具体时间没确定,我想还有时间。吃过午饭,我就背上背囊去办公室,出门时跟妞妞说:等爸爸晚上回来吃饭。妞妞这时心情好了很多,说:爸爸早点回来,婆婆做了很多好吃的。

下午,信息逐渐明确,当晚就要出发。我还有一大摊要准备的工作,家是回不去了,一忙起来,也顾不上跟家里说。晚上七点半,我们出征了。此时,已经能隐约听到电视声音里传来的春晚前的各种祝福声。

和宏雁坐在开道车上,老顾抱着才几个月大的老二,牵着十几岁的老大站在车外,给宏雁送行。我冲老顾喊道:老顾,你放心吧,我会把宏雁安全给你带回来。宏雁这个铁娘子,沉默着跟车外招了招手,对司机说:走吧。

这时,我接到老婆的电话:快回来吃饭了。我说:我们出发了,现在去机场。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……我也沉默。我很想说,我把平时存的一点私房钱放在办公室的什么地方,但还是忍住了。我想我会回来的,希望这就是个永远的秘密吧,回来用这些钱给我最爱的妞妞买衣服吃牛排。

亲爱的爸爸:

今天是2020年2月7日,你去武汉支援已经14天了我十分想念你,也十分担心你,你在那边忙吗?

记得除夕夜那一天,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,妈妈对我说你要去武汉,我听后立马慌了,立刻给你打电话:“不准你走,现在感染病毒的几率这么高,你能照顾好自己吗,不能去。”不经意,我泪水从眼眶流下,冷冷的、冰冰的,夹杂着害怕和担心。但你还是背着行囊义无反顾地去武汉支援了。

你刚走那几天,我十分想念你,常常给你打电话,可是大多数打去的电话都被你挂断了,只留下“在忙”的讯息。终于我经不住想念,去问妈妈有没有和你聊天,妈妈却说有过。我立马吃醋大声说到:为什么爸爸跟你通了电话,而对我你总是在忙。

后来你终于接了我的电话,看着你疲惫的身躯,快要合紧的眼皮,打了数个疲劳的哈欠让我感到十分痛心。你对我讲述了你为何没有接电话的原因,你们这些天有多么劳累和辛苦,以至于睡觉的时间都很少。虽然很想跟你多聊聊,但我还是说:“那你去休息一下吧,每天记得戴口罩、勤洗手,就不和你多说了”。

当我在一次采访你的新闻中看到,你说“我们保卫国家就从来没有平时和节日之分,人民有难,我们就会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”爸爸你真伟大,为你而骄傲。还看到好多叔叔和阿姨们累了就在空地上睡觉,一些漂亮的阿姨取下口罩时,脸上的一道道勒痕,但他们依然夜以继日地奋斗在防疫线,我心中一股敬意油然而生。你们是最美的逆行者,你们才是闪闪发光的明星。

希望爸爸做好防护,好好照顾自己,我跟妈妈在家也会保护好自己,不要担心我们,安心工作,早日打赢这场战争,早日回家。

爸爸加油!武汉加油!中国加油!

(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)

Back To Top